突然想起小时候的小事

小学三年级,依照“好习惯早养成”的宣传,为了“锻炼文字能力”,虽然没什么要记,还是每天都要记日记。虽然日记有锁,但还是要做好被家长检查的准备,因此每篇都是保证一定套路的“官样文章”。不管内容如何,如果不知怎么收尾,就一律写:“今天我真高兴啊!”——虽然那天可能的确过得不错,但还不至于那么高兴。今天我看见一位家长给自己孩子的日记拍的照片,看到了一模一样的结尾,惊奇地发现有意识地遵守套路的不止我一个人。此谓监视目光的内化,从被审查到自我审查。
小学一二年级(还是幼儿园?),同学们喜欢毫无理由地互相“侮辱”取乐。动机和效果和大人的互相调侃打趣没有区别,但可惜小孩没有那么高的认识能力,彼此也没积累什么可供调侃的素材,只好用最“本原”的方式,所以才说是“赤裸裸”的“侮辱”。一个常用的方式是,甲在纸上画一个屁股,得意洋洋地说:“这是乙的屁股!”或者在底下写上:“乙之屁股。”乙大笑着抢过纸来,说:“不对,这是你的屁股!”在下面画几个椭圆,说:“你的屁股还在拉屎。”把“乙之屁股”划掉,在底下写上“甲拉shi”(拼音)。甲再抢过来,在下面画上一个脑袋,说:“拉在你脑袋上!”画上大嘴:“你在吃屎!”画上眯缝眼:“还在笑!”画上好多屁股冲脑袋拉屎:“你喜欢吃屎!”到这里基本画不下去了,升级为肢体冲突——乙把纸揉碎,大笑着追着甲打去了。
至少到了二年级,就有男女关系可作素材了。除了口头传那些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男女同学的绯闻,还可以用《有一个姑娘》的旋律唱:“有一个地方,从来不穿衣服,那就是洗澡堂!左边是男的,右边是女的,中间没有墙!有一天甲男,带着一群哥们,走进了洗澡堂!看见了乙女没穿衣服,心花怒放!”
突然想起来,就记下来。小时候没直接记,太遗憾了。

评论(2)
热度(4)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