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欢迎来到自尊为你建设的理想新居

atarAXia poetry:

有一面镜子,里面总是挤满了人
眼珠随你转动并送来怜悯的目光
有一道楼梯,好像通天之路
尽头是明晃晃的外墙的窟窿
有一块地板,嵌在高高的阳台
一有人要踩就变换位置
还有一条枕巾在地下室里
专门守候凌晨四点终于躺下的人

勒紧他的脖子


Y.Vista 2016.05.05

查看全文

世界的边际

atarAXia poetry:

五岁时你踮脚,够着橱顶

把不可告人的宝贝,用指尖

再最后推进一格:

万无一失。母亲路过

一低头——这是什么?


还有中学那些笨小子:

在楼道横着膀子,吃吃窃喜

边拿鸟语对外校生骂:fuck!

浑不知新加坡学生的英语比中文流利。

一个相反的例子是:在巴黎的寓所

有人敲门,我手一抖就合上

写这首诗的笔记本——家庭训练了我;

哪怕明知室友是位巴西姑娘。

这些或许与你无关。夜深人静,

你取下放音乐的耳机,而它始终

幽幽钻出你听不见的频率的声音。

是的,天地万物都在发出声音,

你没有听见,你家的猫听见了:

比如即将来临的地震的声音。

2014.08.24

查看全文

未与诗人谈话时

atarAXia poetry:

我攒了一套问题:比如

1. 为何写诗?

我是说:2. 为何写的是诗?

当格律与押韵已不是本质。

你们是先写“诗”,

还是先写诗的内容?

3. 换行,是不是

免费的一个标点?

4. 是换行

是不是免费的一个标点,

还是换行是不是免费的

一个标点?

5. 一首诗是以意义为单位,

还是以创作的时间为单位?

后者的后果是

(我以一个哲学系学生的方式推理)

一个诗人不可能同时创作两首诗。

而我怀疑自己像我见过的

在圣经翻译讲座上

举手提问的一个工科男:

“请您谈一谈对教育的观点。”

2014.08.24

查看全文

【自译】北原白秋:BALL

BALL

北原白秋

柚子的果实橙黄,
日色赤红,
还有灼热的BALL。

易触的心的痛楚,
别无他物
紧握的BALL。

投出的时候,
柔软的手掌中,
令人怀念的汗光……

接到的时候,
沁人心田的拥抱声,
接吻……

柚子的果实橙黄,
日色赤红,
某处操纵人偶的轮轴。

令人怀念的少年心中
浑圆、柔软的BALL
无处解愁……

日色赤红,
柚子的果实橙黄,
还有投出的BALL。

(《回忆》)
(维生 译)


附原文:

BALL

柚子(ゆず)の果(み)が黄色く、
日があかるく、
さうして熱(あつ)い BALL.

觸(ふ)れ易いこころの痛(いた)さ、
何がなしに
握りしむる BALL.

投げるとき、
やはらかな掌(てのひら)に、
なつかしい汗が光り…………

受けるとき、
しみじみと抱く音、
接吻(せつぷん)…………

日が赤く、
柚子(ゆず)の果(み)が黄色く、
何處(どこ)かで糸操りの車。

なつかしい少年のこころに
圓い、軟(やはら)かな BALL の
やるせなさ…………

柚子(ゆず)の果(み)が黄色く、
日があかるく、
さうして投げかはす BALL.

(『思ひ出』)

查看全文

【自译】萩原朔太郎:最后的奇迹

最后的奇迹

萩原朔太郎

我日益敏锐起来
我的手化为黄铜
我的脚被雪湮没
我的头发化为钢铁
我的指尖化为榔头
我的身躯胀起如吞噬青蛙的蛇
那里因剧痛翻滚言说着痛苦

我真实地从我糜烂的母体中
绽放出樱树的花朵
从我腐败的灵魂中
生育出镭制的月亮
我枯萎
我憔悴
啊——我的足声步步向墓冢逼近
看呐,我正咬紧牙齿嘎吱嘎吱竭尽全力
为可怕的最后的奇迹祈祷。

(小学馆 《萩原朔太郎诗集·遗珠》)

(维生 译)


附原文:

最後の奇蹟

萩原朔太郎

をれは日ましにするどくなつてくる
をれの手はしんちうになり
をれの足はゆきにうずもれ
おれの髪の毛ははがねになり
おれのゆびさきは錐になつてしまつた
おれの胴體はふくらみあがつた
そこらをのたうちまわつてくるしがる

おれはしんじつおれのただれた母體から
さくらの花をさかせてみせる
おれのくさつたたましひから
らじうむの月を生んでみせる
をれはしなびる
おれはやつれる
ああおれの足音はだんだんと墓場に近づいてくる
みろ、おれは歯をくひしねながらきりきりいつしよけんめいで
おそろしい最後の奇蹟を祈つてゐるのだ。

(小学館 『萩原朔太郎詩集. 遺珠』)

查看全文

【自译】北原白秋:夜



北原白秋

夜是黑的……银箔的里侧的黑。
光滑的泻湖的黑,
还有演剧的垂幕的黑,
幽灵的头发的黑。

夜是黑的……滑溜溜的蛇的眼睛发亮,
染黑牙齿(注一)的气味令人厌恶,
装千金丹的皮箱游荡(注二),
黑猫飘忽地行走……夜是黑的。

夜是黑的……可怕的、蹑手蹑脚的盗贼的黑。
定九郎的蛇目伞(注三),
仿佛有谁触着脖颈,
仿佛无力的死萤的翼。

夜是黑的……时钟的指针的奇异的黑,
血海滴落
拿着煞白的剪刀,
狠狠生取活胆的夜。

夜是黑的……无论怎样闭上双眼,
青色红色无数魂魄降落的夜。
耳鸣不知尽头的夜。
黑暗的夜。
孤身一人的夜。

夜……夜……夜……

(《回忆》 )
(维生 译)

注一:染黑牙齿,日本平安时代以来传统习俗。
注二:千金丹,药品名。本句意指携带装有千金丹的皮箱的密药贩四处游荡。
注三:斧定九郎,狂言《仮名手本忠臣蔵》五段目的人物,杀人大盗。蛇目伞,一种日本伞,剧中道具,斧定九郎从被杀者与市兵卫手中所取。


附原文:



北原白秋

夜(よる)は黒…………銀箔(ぎんぱく)の裏面(うら)の黒。
滑(なめ)らかな瀉海(がたうみ)の黒、
さうして芝居の下幕(さげまく)の黒、
幽靈の髮の黒。

夜は黒…………ぬるぬると蛇(くちなは)の目が光り、
おはぐろの臭(にほひ)いやらしく、
千金丹の鞄(かばん)がうろつき、
黒猫がふわりとあるく…………夜は黒。

夜は黒…………おそろしい、忍びやかな盜人(ぬすびと)の黒。
定九郎の蛇目傘(じやのめがさ)、
誰だか頸(くび)すぢに觸(さわ)るやうな、
力のない死螢の翅(はね)のやうな。

夜は黒…………時計の數字の奇異(ふしぎ)な黒。
血潮のしたたる
生(なま)じろい鋏を持つて
生膽取(いきぎもとり)のさしのぞく夜。

夜は黒…………瞑(つぶつ)ても瞑つても、
青い赤い無數(むすう)の靈(たましひ)の落ちかかる夜。
耳鳴(みみなり)の底知れぬ夜(よる)。
暗い夜。
ひとりぼつちの夜。

夜…………夜…………夜…………

( 『思ひ出』)

查看全文

【自译】北原白秋:单恋

单恋

北原白秋

合欢金赤四飘零。
薄暮秋光四飘零。
单恋心愁和衣眠,
尚忆引舟近水边。
君吐柔息四飘零。
合欢金赤四飘零。

四十二年十月

(《东京景物诗及其他》)
(维生 译)


附原文:

片恋

あかしやの 金(きん)と赤とが ちるぞえな。
かはたれの 秋の光に ちるぞえな。
片恋(かたこひ)の 薄着(うすぎ)のねるの わがうれひ
「曳舟(ひきふね)」の 水のほとりを ゆくころを。
やはらかな 君が吐息(といき)の ちるぞえな。
あかしやの 金と赤とが ちるぞえな。

四十二年十月

(『東京景物詩及其他』)

查看全文

【自译】萩原朔太郎:恋上恋爱的人

恋上恋爱的人

 

萩原朔太郎

 

我在双唇抹上口红,

与新鲜的白桦树干接吻,

纵使我是位美男子,

我的胸前也没有皮球似的乳房,

我皮肤的纹理用细腻的白粉也无法掩藏,

我是凋零的薄命男子,

啊——何等惹人怜爱的男子,

在今日芬芳初夏的原野中,

在闪闪发亮的树林中,

手用天蓝色的手套包上,

腰用束腰似的东西包上,

领子用白粉似的东西涂上,

一面这样偷偷地把娇态打扮,

我像少女们所做的那样,

与新鲜的白桦树干接吻,

双唇抹上玫瑰色的口红,

紧抱在纯白高大的树上。

 

1917年《吠月》

(维生译)

 

 

 

附原文:

 

 

恋を恋する人

 

萩原朔太郎

 

わたしはくちびるにべにをぬつて、

あたらしい白樺の幹に接吻した、

よしんば私が美男であらうとも、

わたしの胸にはごむまりのやうな乳房がない、

わたしの皮膚からはきめのこまかい粉おしろいのにほひがしない、

わたしはしなびきつた薄命男だ、

ああ、なんといふいぢらしい男だ、

けふのかぐはしい初夏の野原で、

きらきらする木立の中で、

手には空色の手ぶくろをすつぽりとはめてみた、

腰にはこるせつとのやうなものをはめてみた、

襟には襟おしろいのやうなものをぬりつけた、

かうしてひつそりとしなをつくりながら、

わたしは娘たちのするやうに、

こころもちくびをかしげて、

あたらしい白樺の幹に接吻した、

くちびるにばらいろのべにをぬつて、

まつしろの高い樹木にすがりついた。


查看全文

【自译】萩原朔太郎:黎明(外二首)

黎明

 

萩原朔太郎

 

漫长疾病的痛苦中,

那面孔生满蜘蛛的巢,

腰以下影子似的消失,

腰以上灌木丛生,

手掌腐烂

 

整个身体确已一塌糊涂,

啊——今天月亮也出来了,

黎明的月亮在空中出来了,

在灯笼般薄薄的光芒中,

畸形的白狗吠着。

那是向晨光接近的、

寂寞的方向吠着的狗啊。

 

 

漆黑的猫有两只,

在烦恼的夜的屋檐上,

高高竖起的尾巴尖处,

丝一样的新月朦胧。

“呜喵,晚上好”

“呜喵,晚上好”

“呜呀,呜呀,呜呀”

“呜喵——这家的主人真病态”

 

 

冰冷中降生,

那牙齿在水中漂过,

那手掌在水中漂过,

在连潮水去向都不知道的漂流物上、

在浅滩上踏足的我若是呼唤,

贝壳将以遥远的声音回答。

 

(维生译)

 

 

 

原文:

 

ありあけ

 

ながい疾患のいたみから、

その顔はくもの巣だらけとなり、

腰からしたは影のやうに消えてしまひ、

腰からうへには藪が生え、

手が腐れ

 

身体(からだ)いちめんがじつにめちやくちやなり、

ああ、けふも月が出で、

有明の月が空に出で、

そのぼんぼりのやうなうすらあかりで、

畸形の白犬が吠えてゐる。

しののめちかく、

さみしい道路の方で吠える犬だよ。

 

 

まつくろけの猫が二疋、

なやましいよるの家根のうへで、

ぴんとたてた尻尾のさきから、

糸のやうなみかづきがかすんでゐる。

『おわあ、こんばんは』

『おわあ、こんばんは』

『おぎやあ、おぎやあ、おぎやあ』

『おわああ、ここの家の主人は病気です』

 

 

つめたきもの生れ、

その歯はみづにながれ、

その手はみづにながれ、

潮さし行方もしらにながるるものを、

浅瀬をふみてわが呼ばへば、

貝は遠音(とほね)にこたふ。  


查看全文

除了语言你们还说什么?

我时常需要为一句话
凑出一首诗
凑出了不成,凑不出也不成
而你们
总是为了一首诗
要凑它几句话

2013.07.28

查看全文

犯罪的镜子

镜子是我和自己间的第三者:
我们都闭上眼时,只有它双眼睁着。
我能承认自己受制于躯壳,不能接受自己拥有外表:
谁说我藉以观照无穷的
宇宙的边界竟如此狭小?
还有日光,这不负责任的从犯,
未经准许便四处溅射;我可考的全部历史
仅仅是众人合写的一部小说。
被生成的肉体在白夜中尖叫:
“关灯!”
而镜子仍威逼我走尽这模仿自己外貌的一生——
母亲呵,你为何赐我以囚牢!

2012.12

(载于《诗刊》2013年6月下)

查看全文

骨树之种

总得有些填补缝隙的泥土
才能使体内的树保存完好
整片的枝干在肉中张开,当你我在十一月站立

还要有血液从全身的沼泽蒸腾
再由心脏喷出丰沛的雨水
一旦你我的尸体风干——看,道旁尽是沉默列队的先人

唯一使我们悲哀的灵魂欣慰的
是得知彼此都不过是运送一棵树的容器
只在并列的片刻,用贴近处一点雾气
趁外壳尚坚时互致微薄之意

然而这土层太深,生的坟墓太暗
体内的树要想继续生长
体内的树要想继续生长
体内的树要想遇见日光
只能从喉咙伸出

2012.12

(载于《诗刊》2013年6月下)

查看全文

信徒与妻子

在一个道德的世界里,
家家户户的人要为自己有肠子而忏悔。
为了惩罚自己对病痛的深爱,
信徒将铁丝编的荆棘冠按进头颅:
狼疮如野玫瑰开遍妻子的肉身。

在一个洁净的世界里,
分娩被上帝之子判为违法。
“主搭救我,”信徒暗自庆幸,
“消去了我陷在肉笼里的记忆。”
地底深埋的玻璃瓶中的
尘土拒绝尘土;
大地像弃妇拽回人的双脚,
世人只承认空中的泥土发光。
沉溺于自责的信徒今夜梦见野玫瑰,
而他抛儿弃女,葬身于一场雄壮的风雪——

怀孕的妻子静静立在床前:
自裁之前,她还想看一看太阳。

2012.12

(载于《诗刊》2013年6月下)

查看全文

保险丝

“是必须反省的时候了,”他想,
“我究


“我打什么时候起也走上朝九晚五的道的?
“明天王处长要找林处长打高尔夫球。
“一场梦。说真的,还没毕业的时候,
“我想


“差三分升本校要交赞助费三万,每年还有一千六学费,
“他又闹着不高考,文理学院一年三万美金,
“趁还能活动干脆调去下属单位挣一把。
“那演员叫什么来着也做丰胸广告了?


“地铁三号线三年也没建,
“没有补偿费当年分的破房子也卖不出去。
“车厢挤出来的人群跟土豆泥一样。
“中学读过的那首诗怎么说的来着?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


“通道里唱歌那男孩嗓子也太哑了,
“我当年可”

2012.12

(2014年惊蛰文学奖诗歌组优胜奖)

查看全文

我宽恕

宽恕很白的白云、很蓝的蓝天、
极其美的美女和不那么美的(“令人叹惋的”)美女;
我宽恕:
“颤抖的光”、“星光安静的闪烁”、“遥远的琴声消失在安静而清香的空气里”,
并同样宽恕在坝上发亮的破瓶子的瓶颈。

以下是一份清单:
生产之终结、交换之终结、能指之终
结、所指之终结、意旨之终结、倒置
的千年王国之终结和终结之终结;我宽恕
后现代发生器——“我们很明显地看到,
视作者的不同,在线性的表意联系或者原书写(archi-writing),
以及这种多参考的、多维的机械催化剂之间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

以下是清单的第二部分:
罗衣瑶碧、金翠明珠、香培玉琢、凤翥龙翔、
肤白气质好、愿觅二十五岁以上八十岁以下
成功男士结百年之好;
鲜花美酒天鹅绒,末日尖刀世纪终;
顺颂文安、顺颂撰安、顺颂吟安、顺颂
笔健、顺颂撰祺、顺颂著祺、顺盼稿费;
振臂高呼的诗人的呐喊:“诗歌不再是女神,她成了一个
婊子啊!可是
只有我能霸占她!”
我宽恕:“诗人这段话反映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腐朽……”

唯独那抖抖地写下两行日记或情书,旋又将它撕下、攒皱、投入废纸筐的手:我请你
原谅我。

2012春

查看全文

绳索

二月,阳光在屋顶溅起冰冷的薄雾,
诗歌悬在绳索一端,脚下空空荡荡。
玻璃蒙灰,桌前忙着冥想的
诗人突然激动地抬头:“我要死亡!”


窗下,睡在报纸上的人严谨地攒成一团,
把自己没有脸的事实遮掩得很好。
对于发廊的行乞乞丐不屑一顾。
孤零零的屠夫和孤零零的狗肉对视:
门口吊刀,刀倒吊着。
风沙漫天,医生一回头,眼里就进了砍刀,
持刀者疑惑:以命换命的巫术并不奏效。
剥落的墙内,产妇赤足躺在黄床单上,
河水涨溢,最后一口呼吸呛在喉咙里;
而密密麻麻的人群仍竭力在街道爬行。
撞上护栏疯狂打转的车里,女孩想:
“四肢太多,截去一两条也行……”


无数残手从沼泽中伸向草绳,
白皮鞋的诗人却说——“我要死亡!”
早春二月,诗歌悬在绳索一端,脚下
空空荡荡。


2012.12

查看全文

我是那守门人(摘自《小赵:保安兼诗人》)

我是那守门人,那不眠者
监视所有黑框方格打开和关闭的命数
午夜,每个人蜷缩在铁架床上
听锈蚀的水管里淋巴液的流动
胃酸从八方涌来,压溃天花板,渗过背靠的墙体
吞噬你也溶解我

门把手不停移动位置

一株盆栽长成钟罩的形状
一只枯手向人造的光源探出
人们独自呓语、咒骂,捧起面庞的幻象,隔着厚壁
贴合掌纹或耻骨

是墙壁搭建起我们的居所
故而一切私自拆毁者必将坠落

但大门始终开着

我将把警哨吹到满脸通红,日夜不休
为了唤起一次有序撤离,
一场末日逃亡——火球在天空升起
我是那扇门。人们向我走来,只是为了将我推开
脚步声像池塘的金光堆起又散去……楼宇空空
我独留下在这牢狱体内,耳贴水管,做着
淋巴液、花鹿与满山雾霭的梦

2013.03.09

(原作小说获2013年钱钟书小说奖)

查看全文

少年游

这生长的骨架与不定的扮貌,
每每让你的镜子苦于辨认:
锦帽貂裘,赴一场别人的葬礼,
揣上神采、马鞭、停滞的表针。

兴至时你把肉身抛向高空又接住,
或者忽地蹿开,甩下灵魂怔愣;
你也向嘴唇所议论的探出头去——
那光辉的淫乐与可怖的温存。

一瞬间风雪就埋过你的脑顶,
新春为你坟茔撮起最后一抔黄尘;
那天命终将从你囊中掠走的,
你抢先砸在案台,百倍当给酒神。
你一路高举这速朽的躯体,
分开示剑,丈量疏割谷;
你将情欲的手杖插进土地,
天高地远,道旁开满爱人。

2012.02.09

(载于《诗刊》2013年6月下)

查看全文

弄瓦

言道她驯良如乳鸽,这并不奇怪
驯养她的是四方的鸽笼
 
文章千古事
姊妹们同押在四方庭院,四方城池
日复一日,自制又吃下每一句诗,像吃下一瓣百合
只当一切与男人有关时,姊姊才会用画下银钩的纤指
将妹妹埋在庭院深处
 
除了诗歌她们也生产自己
村民们出动了嘘声和灯笼
可那驱不走的离索芳魂啊,还是在诗人节再次投胎在村庄
并再次被投入汨罗,身插十三根钢针
 
挣脱水面,赤足走向一扇远方的窗
用指甲撕下落尘的封条
可春寒袭面,她终究要披上一件
男人的名字
 
置我于地面,投我以纺锤
若我自刺手指甘愿长眠不醒
你就下床来,在我睡身覆上媚红的罂粟

2012.02.05

查看全文

反语

我愿诅咒那新生的;
 我愿祝福那垂死的;
 我愿这尘世消灭、消灭;
 愿我的思想从此断绝。
 

 我要毁坏一切所爱的,
 使我身体得清静;
 我要兴建一切所恨的,
 使我魂灵得生机。
 一切将来的,皆我望断的,
 叫我感知那未至的刀痕;
 一切过去的,皆我唾弃的,
 叫我为失去的口沫哀伤。
 

 我愿你亲吻脉搏,
 来感受生命的律动;
 我愿你切裂血管,
 去响应体内的真火。
 你的生命早已凋零,
 因你用理智加以禁锢,
 我愿你砸断镣铐,拥抱新生,
 哪怕扑向死的骇浪。
 

 愿有情人不成眷属,
 使短暂的爱情永恒;
 愿冤家不再聚头,
 免得中和没了自我。
 自我多宝贵,好像机器的电池,
 可惜市场上到处贱卖,
 因此便大受欢迎,好评如潮,
 于是你我满面荣光。
 

 王啊!你的心像垄沟的水,
 流转在任何乞丐的手心,
 让我为此屈身顶礼,
 赞美你的脚,在鞋里何其美好;
 让我为你提花篮,
 精心摘出荆棘,抛在一边,
 正洒在你路上,
 藉此祝你少走歪道。
 

 我愿诅咒那新生的,
 使他们吃堑长智慧;
 我愿祝福那垂死的,
 使他们一生得圆满。
 我愿这尘世消灭、消灭,
 使我能听见自我的思想;
 愿我的思想从此断绝,
 从此不见人我的愚妄。
 

2008.02.09

查看全文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