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的人(2)

到世界去:

我们班的林夜明同学从教室后门进来了。我们的校服——松松垮垮的运动服,他能给穿出笔挺的感觉。见我们都看着他,林夜明同学朝我们走来,笑容温暖地说:“啊,陈班,泽耀。小梦也在。”

黄泽耀没说话。我也没说话。林夜明笑容亲切地对我说:“小梦在喝冰红茶,是从小卖部买的啊?”

新闻里领导视察老农的家,看见锅在冒热气,就揭开锅亲切地问:“你们在做饭?”看见一个小男孩在里屋,就指着小孩亲切地问:“这是你儿子?”

但是林夜明这么一说,我想起我家门口超市也卖冰红茶,还真比学校小卖部的便宜。毕竟学校小卖部是外包的。但是这种盒装冰红茶,如果买好带到学校来,肯定路上就在书包里挤瘪了。于是我说:

“反正不会是从家里带的。”

林夜明同学僵了一下,笑容爽朗地说:“也对。那小梦你喝好。”

“小梦”,这是陈希羽报到第一天给我起的,但她发现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特殊之后,就不叫了。于是我就说:

“别这么叫我。”

林夜明同学僵了一下,笑容和蔼地说:“周梦你是‘神童’嘛,我觉得叫小梦比较可爱。——来着。”

陈希羽赶紧低声对林夜明说:“周梦才13岁,她还小!”

林夜明笑容淡定地说:“不,看来小梦很老成呢。”

我说:“别这么叫。”

“哦。那我就叫你,”林夜明一字一字地说,“‘周梦同学’啦。”

“可以。”我说。

我觉得我的坚持是有道理的。

林夜明笑容诚恳地说:“周梦同学期中又考第一名了。真literally是位‘神童’啊。我们这些人都自愧不如。”

陈希羽赶忙说:“你考得也不错啊!排名榜还贴在后头呢。你都考年级第二了。”

林夜明笑容谦逊地说:“不行不行,自愧不如。”

原来林夜明回来时看见教室后墙上的排名榜了。那是我贴的,因为快要开家长会了。我沉默了,吸了一口冰红茶。

陈希羽又热情地对林夜明说:“你看你这么谦虚。你什么都好,你才是我的偶像呢。我觉得我没你适合当班长。”

“怎么说这种话,陈班。”林夜明笑容紧绷地说。

陈希羽说:“真的!下回竞选我把位子让给你。”

林夜明笑容舒展地说:“不行不行,那怎么行。”

我又吸了一口冰红茶。一直没说话的黄泽耀把薯片袋子递给我,让我拿了一片,看了看,也递给林夜明。林夜明笑容可掬地说:“不吃了,不吃了。”我把薯片吃了,找黄泽耀又要了一片。林夜明最后微微凑近陈希羽的脸,笑容亲切地说: 

“我不是什么偶像啊,不要觉得我可怕。”

陈希羽说:“嗯?”

“那我走啦,陈班。泽耀。”林夜明笑容温暖地说,“周梦同学。”

陈希羽说:“拜拜!”黄泽耀说:“拜!”我见状也跟着说:“哦,拜拜!”

林夜明回到靠窗座位,把窗户打开,以手支颐,从中间打开了一本很厚的课外书,微风吹拂发丝。冷风从窗户那头吹到这头来,黄泽耀打了个寒战,说:“‘泽耀啊!小梦!’”

陈希羽说:“你讨厌!”

黄泽耀把嘴往一边咧,咧得牙龈都露出来了:“我下回也得跟他说,别这么叫我了,没人这么叫我。”陈希羽捶了他一下。黄泽耀说:“我妈都没这么叫过我!”

陈希羽说:“你是忌妒。”

黄泽耀说:“我忌妒个头?”

陈希羽说:“你忌妒他比你帅。”

黄泽耀说:“他那小身板儿哪儿帅了?”

两个女生你推我,我推你,互相推着笑着走到林夜明的座位边上,尝试和林夜明搭讪。林夜明眉眼闪烁,笑意吟吟,一一应答。

陈希羽说:“那叫挺拔。你忌妒他比你帅,比你挺拔,比你有才,比你有文化。林夜明还在学校管弦乐队拉小提琴。”

黄泽耀说:“安能辨他是雄雌。”

林夜明和蔼可亲地把手里看的那本大厚书翻回到封面,展示给那两个女生。

陈希羽说:“你是不是忌妒!”

黄泽耀哑了一会儿,最后抱起胳膊说:“我还没说,要是还有别人叫我‘泽耀’,你忌不忌妒。”

陈希羽愣了一下,大喊:“我嫉妒个头!”一拳直捣黄泽耀的小肚子。黄泽耀“哎哟”一声惨叫捂住肚子,喜笑颜开。

陈希羽捣完一拳,又说:“说,你妈管你叫什么?”

“我小名叫大波儿。”黄泽耀笑嘻嘻地说,“你要叫?”

陈希羽又愣了一下,大喊:“你妈要叫!”又给了他小肚子一拳。黄泽耀又“哎哟”一声惨叫捂住肚子,心花怒放。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了。

那两个女生你推我,我推你,互相推着笑着也走了。林夜明把书重新翻开,这回是翻到第一页,开始看起。

陈希羽在我背后对黄泽耀说:“所以她到底是来说什么的?”

我们班林夜明同学的行迹,在接下来的美术课上也有一二可说。


(待续)

评论
热度(9)
  1. Y.VistaVista Game Studio杂物间 转载了此文字
  2. Y.VistaVista Game Studio杂物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tarAXia novels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