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边际

atarAXia poetry:

五岁时你踮脚,够着橱顶

把不可告人的宝贝,用指尖

再最后推进一格:

万无一失。母亲路过

一低头——这是什么?


还有中学那些笨小子:

在楼道横着膀子,吃吃窃喜

边拿鸟语对外校生骂:fuck!

浑不知新加坡学生的英语比中文流利。

一个相反的例子是:在巴黎的寓所

有人敲门,我手一抖就合上

写这首诗的笔记本——家庭训练了我;

哪怕明知室友是位巴西姑娘。

这些或许与你无关。夜深人静,

你取下放音乐的耳机,而它始终

幽幽钻出你听不见的频率的声音。

是的,天地万物都在发出声音,

你没有听见,你家的猫听见了:

比如即将来临的地震的声音。

2014.08.24

评论
热度(15)
  1. Y.VistaatarAXia poetry 转载了此文字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