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瓦

言道她驯良如乳鸽,这并不奇怪
驯养她的是四方的鸽笼
 
文章千古事
姊妹们同押在四方庭院,四方城池
日复一日,自制又吃下每一句诗,像吃下一瓣百合
只当一切与男人有关时,姊姊才会用画下银钩的纤指
将妹妹埋在庭院深处
 
除了诗歌她们也生产自己
村民们出动了嘘声和灯笼
可那驱不走的离索芳魂啊,还是在诗人节再次投胎在村庄
并再次被投入汨罗,身插十三根钢针
 
挣脱水面,赤足走向一扇远方的窗
用指甲撕下落尘的封条
可春寒袭面,她终究要披上一件
男人的名字
 
置我于地面,投我以纺锤
若我自刺手指甘愿长眠不醒
你就下床来,在我睡身覆上媚红的罂粟

2012.02.05

评论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