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这生长的骨架与不定的扮貌,
每每让你的镜子苦于辨认:
锦帽貂裘,赴一场别人的葬礼,
揣上神采、马鞭、停滞的表针。

兴至时你把肉身抛向高空又接住,
或者忽地蹿开,甩下灵魂怔愣;
你也向嘴唇所议论的探出头去——
那光辉的淫乐与可怖的温存。

一瞬间风雪就埋过你的脑顶,
新春为你坟茔撮起最后一抔黄尘;
那天命终将从你囊中掠走的,
你抢先砸在案台,百倍当给酒神。
你一路高举这速朽的躯体,
分开示剑,丈量疏割谷;
你将情欲的手杖插进土地,
天高地远,道旁开满爱人。

2012.02.09

(载于《诗刊》2013年6月下)

评论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