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那守门人(摘自《小赵:保安兼诗人》)

我是那守门人,那不眠者
监视所有黑框方格打开和关闭的命数
午夜,每个人蜷缩在铁架床上
听锈蚀的水管里淋巴液的流动
胃酸从八方涌来,压溃天花板,渗过背靠的墙体
吞噬你也溶解我

门把手不停移动位置

一株盆栽长成钟罩的形状
一只枯手向人造的光源探出
人们独自呓语、咒骂,捧起面庞的幻象,隔着厚壁
贴合掌纹或耻骨

是墙壁搭建起我们的居所
故而一切私自拆毁者必将坠落

但大门始终开着

我将把警哨吹到满脸通红,日夜不休
为了唤起一次有序撤离,
一场末日逃亡——火球在天空升起
我是那扇门。人们向我走来,只是为了将我推开
脚步声像池塘的金光堆起又散去……楼宇空空
我独留下在这牢狱体内,耳贴水管,做着
淋巴液、花鹿与满山雾霭的梦

2013.03.09

(原作小说获2013年钱钟书小说奖)

评论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