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丝

“是必须反省的时候了,”他想,
“我究


“我打什么时候起也走上朝九晚五的道的?
“明天王处长要找林处长打高尔夫球。
“一场梦。说真的,还没毕业的时候,
“我想


“差三分升本校要交赞助费三万,每年还有一千六学费,
“他又闹着不高考,文理学院一年三万美金,
“趁还能活动干脆调去下属单位挣一把。
“那演员叫什么来着也做丰胸广告了?


“地铁三号线三年也没建,
“没有补偿费当年分的破房子也卖不出去。
“车厢挤出来的人群跟土豆泥一样。
“中学读过的那首诗怎么说的来着?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


“通道里唱歌那男孩嗓子也太哑了,
“我当年可”

2012.12

(2014年惊蛰文学奖诗歌组优胜奖)

评论
热度(2)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