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与妻子

在一个道德的世界里,
家家户户的人要为自己有肠子而忏悔。
为了惩罚自己对病痛的深爱,
信徒将铁丝编的荆棘冠按进头颅:
狼疮如野玫瑰开遍妻子的肉身。

在一个洁净的世界里,
分娩被上帝之子判为违法。
“主搭救我,”信徒暗自庆幸,
“消去了我陷在肉笼里的记忆。”
地底深埋的玻璃瓶中的
尘土拒绝尘土;
大地像弃妇拽回人的双脚,
世人只承认空中的泥土发光。
沉溺于自责的信徒今夜梦见野玫瑰,
而他抛儿弃女,葬身于一场雄壮的风雪——

怀孕的妻子静静立在床前:
自裁之前,她还想看一看太阳。

2012.12

(载于《诗刊》2013年6月下)

评论
热度(15)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