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树之种

总得有些填补缝隙的泥土
才能使体内的树保存完好
整片的枝干在肉中张开,当你我在十一月站立

还要有血液从全身的沼泽蒸腾
再由心脏喷出丰沛的雨水
一旦你我的尸体风干——看,道旁尽是沉默列队的先人

唯一使我们悲哀的灵魂欣慰的
是得知彼此都不过是运送一棵树的容器
只在并列的片刻,用贴近处一点雾气
趁外壳尚坚时互致微薄之意

然而这土层太深,生的坟墓太暗
体内的树要想继续生长
体内的树要想继续生长
体内的树要想遇见日光
只能从喉咙伸出

2012.12

(载于《诗刊》2013年6月下)

评论
热度(1)
© Y.Vista | Powered by LOFTER